互聯網式硬件打法卷土重來,阿里是否會再遇滑
分類:互聯網事 熱度:

原標題:互聯網硬件打法卷土重來,阿里是否會再遇滑鐵盧?

互聯網式硬件打法卷土重來,阿里是否會再遇滑鐵盧?

互聯網硬件打法看著兇悍高級,邏輯也成立,但很遺憾的是從來沒有成功的先例,這次阿里巴巴在智能音箱上重拾這套打法,最終是否能打破這套方法論的既有魔咒?

每臺賠約400塊的天貓精靈

天貓精靈最初售價是499,但在雙11期間,阿里直接把價格降低到99塊。這顯然是互聯網式硬件的打法,和硬件免費的思路其實一致:前端不賺錢,甚至賠錢,但利用自己后方寬廣的戰略縱深,先把競爭對手掐死,然后坐享后端變現模式所帶來的收益。

那每臺硬件會賠多少錢呢?這可以用極為簡單的方法進行推算。阿里最開始定價的時候估計就沒想賺錢,所以每臺的成本很可能就是499,這樣一來賣99塊有很大概率就是每臺賠400塊,如果真是100萬臺,那就會賠掉4個億。

天貓精靈這種打法在初期肯定不是為了后端變現,因為即使100萬臺每天都活躍,那100萬日活其實也變不了什么現。不是直接的變現,那就只可能是為了特殊的市場地位。如果阿里巴巴真的能夠借助這種大降價變為市場的領導者,拿到人工智能語音交互的第一張船票,那4個億其實不貴。

要想整個互聯網式硬件打法運作起來,核心點在于天貓精靈的體驗,如果所有人都是因為便宜才買,體驗又無法形成粘性,那這種激進的策略就可能受挫(從隨后爆出的一些反饋來看,比如喚不醒等,這點非常不樂觀)。

這可以從阿里后續的行為中得到驗證:如果上述的策略繼續實施,那無疑是見效的,如果偃旗息鼓,那很可能是整個方法論上那個部分出問題了。

那這種打法在阿里這里會成功么?上一波智能硬件浪潮里,顯然的所有互聯網領域的大成績者最終都沒能征服硬件。這次會有什么不同么?

互聯網式硬件打法卷土重來,阿里是否會再遇滑

互聯網式硬件方法論哪里有問題?

仔細分析你會發現并不是方法論有問題,有問題的是執行者的能力與這條路所內在的高要求不匹配。如果我可以活兩百年,那我就可以讀10個博士,這顯然是對的,但個人卻根本不可能真的把自己人生目標設置成讀10個博士,因為生命太有限了。

這看著很離奇,但其實和互聯網式硬件方法論是一致的:如果我們可以假設自己有足夠的錢并且PK掉所有的競爭者,那顯然我們可以先賠錢壟斷市場,只要壟斷了,怎么都可以把錢賺回來。

互聯網式硬件方法論的難點就在于必須有足夠的錢,之前很多相信這一方法論并學習小米的基本都掛了,原因就在于他們實在太窮,在特定時間段產生不了合適的現金流,然后就把自己燒死了。

與之前不同的是這次想干這事的是阿里巴巴,它足夠有錢,那么結果會有什么不同么?

事實上這取決于三個關鍵維度:意志、時間和體驗。

為什么取決于體驗?因為體驗才是一個產品走到下一步的核心,以一個月兩個月的視角來看,價格更關鍵,但以產品成功不成功來看,體驗是決定性因素(對于音箱而言這是交互的順暢程度以及音質)。也就是說這100萬銷量通過口碑到底會帶來什么樣的后續反應,是銷量持續上揚,還是說再也賣不動了,這骨子里取決于體驗。由第一波促銷到第二波正常銷售,這中間到底是什么樣的關聯性?

這種關聯性事實上也會影響管理層進一步決策時的意志。花錢后什么效果看不到,那不管是誰再花錢的時候都會猶豫。這是天貓精靈這次戰略最大的風險點,因為從很多評測來看,它非常不占優。

意志之所以重要因為它決定管理層到底能在這個事情上投入多少?如果就準備投入4億,那這事本質上是要失敗的。理論上講,100萬臺是門票和入場券,1000萬臺是一個真正可以質變的量級。所以各種虧損事實上很可能需要放大10倍以上。這種意志受市場反饋影響,但因為實質上是判斷未來,核心還是戰略和意志。

時間這個維度之所以關鍵在于它影響支出和耐心。互聯網式打法天生是一種速戰速決的打法(因為它虧錢),如果這賽道在1,2年內啟動,那戰略清楚的公司所能提供的戰略耐性可能是夠的(也許中間需要些正反饋的信號),但如果這事要持續3年或以上,那很可能就很少有人能堅持下來。這和互聯網完全不一樣,之前做App等,反饋周期是以周或天來計算的,整個持續時間往往也就是幾個月或者1年(想想有名的App基本都這樣)。

對智能音箱而言,什么才是至關重要的反饋?

燒錢后,只要下面兩個反饋任何一個出現,那當事人都會讓互聯網式硬件的打法延續下去:

上一篇:文物保護需用好“互聯網+” 下一篇:讓“互聯網+”走進群眾生活 江西省探索計劃生育
猜你喜歡
各種觀點
熱門排行
精彩圖文
? 竞彩足球比分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