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織刷單入刑 黃牛搶購獲刑 互聯網十大司法創新
分類:互聯網事 熱度:

微信圖片_20171118095559.jpg

11月18日舉行的2017年互聯網法律大會·未來論壇上,浙江大學光華法學院互聯網法律研究中心發布了互聯網十大創新案例。

1、余杭組織刷單入刑第一案——全國“刷單入刑”首案宣判  組織者獲刑5年9個月

“90后”刷單組織者李某某通過創建網站和利用YY語音聊天工具建立刷單炒信平臺,非法獲利90余萬元,被公訴機關以涉嫌非法經營罪起訴,并一審判決五年六個月,連同原判有期徒刑九個月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五年九個月。這也是互聯網公司運用大數據主動發現并向警方輸送刷單線索,進入刑事宣判的第一案。

2、國內首起黃牛搶購軟件制作、銷售案宣判  3人獲刑

2017年11月,“黑米”黃牛搶購軟件案在山西省太原市迎澤區人民法院宣判,三名犯罪嫌疑人因制作、銷售黃牛搶購軟件獲刑,被法院以“構成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計算機信息系統的程序、工具罪”判刑,成為國內首起該領域入刑案。目前法律法規中,對惡意軟件的行業準入、作者實名制、入市前功能審查、違法者從業禁止等監管措施還沒有完善的法律規定,對售賣惡意軟件、傳授犯罪方法的相關網站、群組的巡查力度也還需進一步加大,只有形成多方協同打擊局面才能有所成效。

3、全國最大互聯網盜號案告破  提供軟件者被判刑

2016年浙江紹興市警方在公安部統一部署下,紹興市公安局聯合阿里巴巴集團安全部日前成功摧毀一條互聯網盜號黑色產業鏈,同時查獲全國最大的盜號軟件“林云”云軟件,以及全國最大的手機黑卡平臺“愛瑪”驗證碼平臺。2016年—2017年,紹興諸暨市、越城區、柯橋區等地區判決了多個盜號案件,對于使用軟件批量登陸郵箱賬號、密碼數據碰撞出正確平臺賬號和密碼的被告定非法獲取計算機信息系統數據罪,對于提供軟件的被告定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計算機信息系統程序、工具罪。

4、網店店主惡意刷單讓對手降權  成反向炒信被判刑第一案

懷疑競爭對手用惡意刷單坑自己,淘寶店主董某某決定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瘋狂購買競爭對手產品1500多單,然后再迅速退貨,導致對手因涉嫌“刷單”觸發淘寶處罰機制,搜索排名驟降,在短短幾天內損失超過10萬元。日前,南京中院二審審結了這起破壞生產經營罪案件。2015年12月,南京市雨花臺區人民法院一審判決,定兩名被告“破壞生產經營罪”;2016年12月19日,案件二審終審判決,定“破壞生產經營罪” 。

5、全國首起互聯網大額騙保案  人工智能起到了關鍵作用

從2014年開始,支付寶聯合保險公司推出賬戶安全險,幾塊錢就能保100萬。原本保護用戶的措施,卻成了不法分子眼里的“唐僧肉”。山西80后富二代溫某因迷上賭博欠下巨額外債后,試圖偽造支付寶“賬戶”被盜70萬來騙保。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區人民法院判決被告人溫某犯保險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六萬元。這也是全國至今互聯網騙保案涉案金額最大的一起。

本案中,人工智能對于犯罪手法的發現、梳理也起到了一定作用。事實上,AI正在逐步進入法律服務領域,尤其在法律檢索、文件審閱、案件預測、法務合同等領域已經有了嘗試。

6、騙取天貓7億積分套現六百萬  8人被南通檢方指控犯詐騙罪

2016年9月20日,因“在實際控制的天貓店鋪內進行虛假交易,騙取天貓贈送的積分,之后在上述店鋪內,使用騙取的天貓積分抵款進行購物,將積分套現”,陸某、顏某等8人被江蘇省南通市崇川區檢察院公訴至南通崇川區法院,他們被指控犯有“詐騙罪”。

陸某、顏某等人的“套路”可以分為兩個環節,一是騙取積分,二是將積分兌現。據起訴書顯示,整個“虛假交易、騙取積分、積分兌現”的步驟都是在一個封閉的系統內完成,陸某等人利用實際控制的6家天貓店鋪,這6家店鋪同時扮演“買家”與“賣家”的角色。在這6家店鋪中,他們制作了不同的虛擬商品鏈接,每一個商品鏈接對應操作過程中的每一個步驟:激活生日特權、騙取積分、積分兌現。

7、余杭警方破獲90后操縱“一元木馬”特大詐騙案  60余個案件被集體判決

“調查發現,被害人小王在15元購買代刷游戲副本的過程中,被張某等人以‘一元木馬’為手段,誘騙小王轉賬1元訂單激活費,而實際上,小王電腦卻被木馬程序控制。”余杭區公安分局刑案打擊部常務副部長郎國鋒介紹道,“表面上看起來只是轉賬一元錢,而其實要轉多少錢都由犯罪嫌疑人在后臺操控,隨意修改金額。”

上一篇:502 - Web 服務器在作為網關或代理服務器時收到了無效響應。 下一篇:青海省“互聯網+” 社會扶貧工作全面啟動
猜你喜歡
各種觀點
熱門排行
精彩圖文
? 竞彩足球比分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