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終于意識到:中國的崛起不可逆轉
分類:新聞資訊 熱度:

  中日關系在經歷了幾年的“冰河期”之后,終于在2017年出現了一定程度的“解凍”跡象。今年正逢《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簽署40周年,中日兩國均有意利用這一契機深化合作,為中日關系盡早恢復到健康發展的軌道而努力。

  5月2日,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例行記者會上介紹,第七次中日韓領導人會議將于5月9日上午舉行,李克強總理、安倍晉三首相和文在寅總統將出席領導人會議,會后將共同會見記者,出席中日韓工商峰會開幕式并致辭。

  訪問日本期間,李克強總理將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進行會談,會見明仁天皇,并將同日本朝野及各界人士進行廣泛接觸。

  此次總理訪日,對中日關系的未來意義重大。

  1

  中日關系跌宕五十年

  從中日邦交正常以來到現在,近半個世紀的時間里面,中日關系大致可分為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自恢復邦交正常化到1978年雙方簽訂《中日聯合 聲明》。

  這是中日雙方修復關系、制定法律框架的時期,兩個政治文件的簽署,奠定了中日關系發展的政治和法律基礎。

  第二階段:1978年《中日聯合 聲明》簽訂到90年代中期。

  中日關系出現較大程度進展,進入政治、經濟、文化、人員交流同步進入全面發展時期。

  第三階段:上個世紀冷戰結束以后到目前。

  上世紀90年代以后,中日兩國面臨的內外環境均發生了重大變化:

  蘇聯解體,中日失去了共同的戰略對手。

  日本國內政治生態發生結構型變化。新生代政治家進入權力中樞,與老一代相比,新生代政治家缺少“戰爭罪惡感”,加之日本國內民族主義上升,爭當政治大國的欲望強烈。

  中國崛起,中國經濟經過幾十年的高增長,實力不斷上升,連續過法、英、德、日,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不僅改變了中日之間的實力對比,也改變了東西方的傳統格局。

  在此背景下,中日作為東亞“兩強”開始在雙邊多邊等多領域矛盾增加、博弈加劇,中日關系進入轉換期。2012年,由于日本挑起釣魚島“國有化”事件,中日關系驟然降至冰點。

  2

  從“冰點”到“回暖”

  這種“冰河期”的狀態持續了幾年,直到2017年,雙邊關系終于出現了明顯的轉暖跡象。

  一方面,經貿關系在連續四年下降之后,出現了企穩回升勢頭

  據日本海關統計,2017年日本與中國雙邊貨物進出口額為2972.8億美元,增長9.9%。其中,日本對中國出口1328.6億美元,增長16.7%;自中國進口1644.2億美元,增長5.0%。日本與中國的貿易逆差315.7億美元,下降26.1%。

  另據中國商務部發表的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日本企業對華實際投資32.7億美元,同比增長5.3%。截至今年2月,日本累計在華投資設立企業5.1萬家,實際使用金額達1088億美元,是迄今唯一對華投資累計超過千億美元的國家。

  中國對日跨境電商、移動支付、共享經濟等新經濟模式投資增多,訪日中國大陸游客超過730萬人次,比上年增長15%。尤其是今年4月16日,第四次中日經濟高層對話在東京舉行,這是兩國時隔八年之后首次重啟高層經濟對話。表明中日兩國雙邊關系的確正在迎來回暖契機。

  另一方面,高層互訪有所恢復。

  2017年5月,中國召開“一帶一路”峰會之際,安倍首相自民黨干事長帶團出席并帶來給習主席的親筆信,表示有意改善對華關系的意愿。

  11月11日,習近平主席在越南峴港參加APEC會議期間,會見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習近平主席強調,新形勢下,雙方應該提升雙邊務實合作水平,推動“一帶一路”框架內合作盡早落地。安倍首相也明確表示,希望同中方加強高層交往,開展互惠共贏的經貿合作,積極探討在互聯互通和“一帶一路”框架內合作。

  2018年4月15日,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正式訪問日本,并同日本外相河野太郎主持召開第四次中日經濟高層對話。河野外相在會談中明確表示,“希望重新構建符合‘和平友好’之名的日中關系”,說明日本政府的確是將此次會談定位為“構建新型日中關系的起點”。王毅此訪不僅是中日兩國加強高層交往和溝通的重要舉措,也是中日關系重返正常軌道的一個重要標志。

  要使處于轉換期中的中日關系實現平穩發展,進而造福兩國和世界人民,中日雙方還需做出更多努力。

  3

  立足大局、擺正心態

  首先,要以全球視野看待中日雙邊關系。

上一篇:中國首座全潛式 “深海漁場”交付 將啟運至黃海 下一篇:福建莆田在建房屋坍塌致5死事故 現場搜救已結束
猜你喜歡
各種觀點
熱門排行
精彩圖文
? 竞彩足球比分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