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名省委書記到大學紀念五四 他們跟青年人怎么
分類:新聞資訊 熱度:

  原標題:省委書記青年人怎么聊?

  撰文|周宇     

  今天是五四青年節,按照“慣例”,不少省委書記是要“有所表示”的,比如調研、座談。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注意到,僅5月3日一天,就至少有云南省委書記陳豪,青海省委書記、省長王建軍和河南省委書記王國生到本地的大學,參加五四青年節的紀念活動,并和大學生們交流。

  省委書記多是“50后”,和“80后”“90后”甚至“00后”一起,他們聊什么?

  熱劇

  目前的熱劇是啥?

  政知君中素有“熱劇姐”之稱的小姐姐說:《獨孤天下》《溫暖的弦》《忽而今夏》,以及復播的《流星花園》……當然,對非電視劇愛好者而言,這些都比不上《歡樂頌》《人民的名義》火熱,畢竟圈外群眾都耳熟能詳了。

  去年9月,湖南省委書記杜家毫在和中南大學的學生交流時,就拿“熱劇”來聯絡感情。

多名省委書記到大學紀念五四 他們跟青年人怎么

  “我最近抽空看了在年輕人中間很受歡迎的電視劇《歡樂頌》,里面的幾個年輕人很可愛,很有特點。”據湖南媒體報道,杜家毫話音剛落,全場師生都會心一笑。他緊接著又跟學生們分享了對劇中5個年輕人個性的看法。“雖不能完全代表所有年輕人的特點,但也是代表之一。”

  杜家毫在中南大學的交流,“熱劇”是名副其實的關鍵詞。除了《歡樂頌》,他還聊到《人民的名義》。在他看來,這部片子在“80后”“90后”中也十分火爆,從一個側面折射出青年一代對國家越來越關心、對政治越來越關心,也越來越把自身的前途與黨和國家的命運更緊密地聯系起來,這是十分可喜的現象。

  這部片子在“80后”“90后”中火爆,一點不假,據說大學寢室都開始討論廳局省部這些時政常識了。

  手機

  要說年輕一代,手機真是不離手啊。在跟青年人的溝通中,有的省委書記就聊起玩手機這個話題。

  2016年9月,時任河南省委書記謝伏瞻在鄭州大學風華園學生餐廳和同學們一起就餐。吃著飯聊著天,氣氛很好。據河南媒體報道,他在學生窗口取了兩個菜、一份主食,分別是紅燒豆腐、肉絲娃娃菜和一碗米飯,隨后端著餐盤找了一個空位,就和學生開聊。

多名省委書記到大學紀念五四 他們跟青年人怎么

  問學習、問生活,這是常見的溝通話題。不僅如此,謝伏瞻還聊到學生上課玩手機的事兒。他分析說,有的課上一些學生愛玩手機,第一是學生的習慣不太好,第二則是有部分老師講課的方式不太好,沒有吸引力。上課玩過手機的政知君,必須說,這個分析是客觀的。

  關注這個問題的還不只一位省委書記。陳敏爾在擔任貴州省委書記時,與青年學生交流也談了這個問題。

  “我們如何與手機相處?”2016年12月,陳敏爾在給貴州省職業院校學生授課時拋出這個問題。他希望同學們做手機的主人,利用好手機這個工具、這個學習工作的平臺。同時,叮囑同學們多給父母打電話。

  關注手機的省委書記,對手機的接納度很高。謝伏瞻有“微信省長”之稱,擔任河南省省長期間,他曾在2013年的一次省政府常務會上掏出手機、用近20分鐘給與會者讀一篇題為《馬云,你還能飛多高?》的長微信,“微信省長”由此而來。

多名省委書記到大學紀念五四 他們跟青年人怎么

  提問

  前面聊的是,省委書記和青年人聊什么,作為一個青年人,遇到省委書記,會聊什么呢?

  聊省委書記的成長史可能是一個不錯的話題。

  前面提到的杜家毫,在和學生的互動提問環節就被問到,您從農場工人一步步成長為省委書記,我們青年學子能不能分享您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

  省委書記“爽快”地分享了自己的故事:我出生在一個工人家庭,因為家里窮,小時候都是靠著工會互助基金的幫扶,得以繼續學業。所以我十分感恩我的父母、感恩社會、感恩國家,也很羨慕在座同學如今有這么好的學習環境。感恩、勤勉、實干、律己,我用這8個字與同學們共勉,希望大家在今后工作學習中永不脫離實際、永不滿足現狀。

  杜家毫踏入仕途之初,做過一段時間的工人,1973年,他是上海市躍進農場工具廠工人。在一次調研中,他被問及在躍進農場有沒有師傅?表情緩緩凝重起來的杜家毫說:“我有師傅。但我的師傅后來比較早的就過世了。現在非常懷念他。”

  還有一種,就是反映問題。青年人與時代脈動貼得更近,理應陳述更多現實。

  2011年,當時的大學生馬小楠在路過時任江蘇省委書記羅志軍的講座時,停了下來。

多名省委書記到大學紀念五四 他們跟青年人怎么

上一篇:人民日報社論:向人類最偉大的思想家致敬 下一篇:貴州省副省長蒲波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查
猜你喜歡
各種觀點
熱門排行
精彩圖文
? 竞彩足球比分预测